本会动态

文章详情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artnet中文团队的2018:我们留下了哪些艺术记忆?
发布时间:2019-09-03 16:32:13来源:叉叉电竞-叉叉电竞app-叉叉电竞官网点击:9

  artnet News China,

  2019年2月2日

  

  2019农历新年就快到来,在辞旧迎新之时,artnet新闻中文网的编辑团队进行了一场“大事件盘点",看看哪些展览/事件在2018年令我们印象深刻?2019年又有哪些展览/事件值得期待?

  相关阅读:

  artnet新闻新年总结大会:我们心目中的“年度最佳作品"是?

  2018年,artnet新闻编辑们最喜欢哪些故事?(国际篇,上)

  2018年,artnet新闻编辑们最喜欢哪些故事?(国际篇,下)

  2018年印象最深的艺术展?

  Jessica Zhang (artnet亚洲区总监及artnet新闻中文网出版人):

  去年全球“MeToo"女性运动背景下,尤其在艺术圈,女性主题被高频率讨论。曾代表威尼斯双年展英国馆的女艺术家莎拉·卢卡斯(Sarah Lucas)在新美术馆个展以诙谐的方式来探讨女权主义;50岁女性艺术家艾德里安·派普(Adrian Piper)在MoMA的早期实验性作品的个展;林天苗在外滩美术馆的个展反思个体和社会之间的联系。

  Cathy Fan(artnet新闻中文网编辑总监):

  对于一个艺术编辑而言,选择一年中最好的艺术展有点为难——毕竟好展览太多,很多没有可类比性。但印象深刻的标准不太一样,留在我脑海中是刘野在上海Prada荣宅的个展“寓言叙事",作品与非传统白盒子空间的完美配合,整个叙事好像从物理空间被延伸出来了。

  相关阅读:一场无关时间的想象:刘野在百年荣宅的寓言叙事

  Yi Zhang(artnet画廊联络):

  余德耀美术馆的展览“艺术家此在"(The Artist Is Present)

  相关阅读:你是否认同“复制即创造"?卡特兰用一场展览为复制品平反!

  Yidi Wang(artnet大中华区市场代表):

  GUCCI × Maurizio Cattela的展览“艺术家此在",余德耀美术馆。布展很妙。品牌赞助艺术展不应当logo遍地,而要让人体会到其创意与精神。

  Jingyi Zhu(artnet拍卖当代艺术专家):

  巴黎东京宫(Palais de Tokyo)的"L'Un et l'Autre"。这是卡德·阿提亚(Kader Attia)和Jean-Jacques Lebel的一次合作,通过装置、日常用品、电影片段、声音素材、宗教物件、部落面具等呈现了一个跨学科展览。其中有关暴力,战争和陌生文明的讨论都传达了重要的信息。

  当然还有高古轩画廊的塞·托姆布雷(Cy Twombly)的纸上作品展 "In Beauty it is finished"。

  Yutong Yu(artnet新闻中文网编译):

  阿富汗国家博物馆文物在中国的巡展。这批来自喀布尔的文物在故宫展出之后目前已经在国内各博物馆巡展近两年时间。不论是蒂拉丘地的各种金饰还是阿伊哈努姆和贝格拉姆出土希腊化风格文物,都使人赞叹其古代文明遗存之丰硕的同时又感慨今时境遇之困顿,曾拥有“中东小瑞士"之称的亚洲之心阿富汗再一次向人们提醒和平的珍贵。

  

  Georgina Zhao(artnet新闻中文网编译):

  巴恩斯基金会的“贝尔特·莫里索:印象派女画家"(Berthe Morisot: Woman Impressionist)。近年女性主题从博物馆到艺博会都以铺天盖地的架势袭来,然而这场展览却让我有点五味杂陈。作为和雷诺阿、莫奈、马奈等十九世纪男性印象派艺术家同时代的高产“创作人",当时突破传统社会桎梏执着艺术事业的莫里索却没有在当今的博物馆得到相应的地位。看了这场展,深切感受到我们错过了多少“女性视角"里法国最美好年代的模样。

  

  Weixin Jin(artnet新闻中文网编译):

  美国亚特兰大高等艺术博物馆(High Museum of Art, Atlanta)的“高举的臂膀:格伦·凯诺与汤米·史密斯"(With Drawn Arms: Glenn Kaino & Tommie Smith)大展(持续至2019年2月3日)。展览以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的颁奖仪式上的一幕为线索,美国短跑运动员汤米·史密斯(Tommie Smith)在200米夺冠后,站在领奖台向空中举起了他的拳头,做出支持黑人维权运动的手势。

  

  半个世纪后,史密斯与洛杉矶艺术家格伦·凯诺(Glenn Kaino)共同创作完成了一系列绘画和雕塑作品。其中,《桥》(Bridge,2014)就取材于汤米·史密斯当年那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手势。在博物馆外的草坪上,凯诺还于2018年创作了一尊名为《看不见的男人(敬礼)》的新雕塑——真人大小、举起拳头的史密斯。

  Siyu Chen(artnet新闻中文网编译):

  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展览“89年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仍旧想提17年开幕,持续至18年年初的这场具有历史性的展览。每个时间段相关作品,文献,艺术小组等相关内容的齐全度和比重的平衡拿捏,使整个展览的阅读体验非常自然。此外,就个别展品中运用了动物的道德争议也反映了文化交流过程时必然会出现的碰撞,而展览的社会性使策展人、艺术家和当地的观众会通过直面的争议,真正地目睹不同国家政治正确的利弊。

  很遗憾,考虑到博物馆的营运情况,三件作品不能以原定方式展示。但在博物馆看到这些作品旁边的说明文字时,我不由自主地意识到这些碰撞的必要性,而且这些围绕着这些艺术家作品的社会讨论是在中国或许多国家不会出现的。

  Siyu Li(artnet新闻中文网编译):

  虽然许多人觉得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的作品十分阴暗,但“忆所"(Storage Memory)却正如其展览名称那样,在昏暗的氛围、各种材质中若隐若现的肖像、神话寓言的剪影,与时而远处飘来的声音中,唤起我许多记忆深处的回忆。

  

  这是我当时站在一个作品前写下的:“风铃声一下子唤起了在缅甸海边大金塔时的记忆。赤脚走在湿漉漉的瓷砖上,刚下过雨,白色的风铃花娇滴滴的清纯,海风吹打着清脆的风铃声。"

  Elaine Tan(artnet新闻中文网编译):

  维也纳应用艺术博物馆的“维也纳应用艺术大学150周年"回顾展。美术馆本身是带有历史感的建筑,加上对150年应用艺术大学的历程梳理以及周边维也纳现代都市的夜晚,形成了一种时空交错的观展层次,很有意思。

  

  2018年最好的艺术品?

  Jessica Zhang:

  去年底在日本参观杉本博司创立的小田原基金会——比起建筑物或者园区,更像是将艺术家毕生创作理念结合起来的一件作品。2018年不管全球政治、经济等方面都是充满动荡的一年。它带我们回到“近代之前",人与人之间、传统与摩登、人与自然之间极其舒服的状态,获得安静的能量。在这里,走廊上悬挂的Seascape的摄影在这里鲜活、立体了起来。

  Cathy Fan:

  上海ART021艺博会上,卡斯明画廊(Kasmin Gallery)展位上,马克·莱登(Mark Ryden)的《救世主》(Salvator Mundi)挂画廊外墙,两位穿着深蓝西装、身材高大的男士手戴白手套“护卫"着这一幅作品。这一个在现场长达全天的表演来自艺术家的特别设计,所有情境设置都让人联想到11月在佳士得拍卖行以4.5亿美元创下世界纪录的达·芬奇作品《救世主》。当然,还有班克斯的那出惊天大戏。

  Yi Zhang:

  大卫·霍克尼《泳池及两个人像》。

  Yidi Wang:

  Photofair又见曼·雷(Man Ray)的“Le Violon d'Ingres",想纳为己有的美。

  Jingyi Zhu:

  年底在Nigel Cooke的个展上看到了《The Triumph of Pan (After Poussin)》,是他受到伦敦国立美术馆里那幅原画启发而创作的。回纽约后我经常想起这幅画,于是又跑去大都会重新看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的作品,真是常看常新!

  Yutong Yu:

  2018上海双年展上艺术家迈克尔·拉克威茨(Michael Rakowitz)的作品《无形的敌人不该存在》(The Invisible Enemy Should Not Exist)。这组作品关注被毁坏的古代文明——伊拉克也是一个饱受战乱之苦的国家,在美国入侵后,位于巴格达的伊拉克国家博物馆中,许多重要藏品受到威胁。出生于纽约的伊拉克裔艺术家使用中东地区废弃的报纸和食品包装袋将“重塑"博物馆中的文物,这些材料的一次性特质与古代文物蕴含历史积淀却仍被摧毁的命运形成强烈对比。

  

  他也曾应第13届卡塞尔文献展之邀创作了名为《What Dust Will Rise?》的装置作品,把巴米扬大佛炸毁后的碎石制作成被烧毁的古籍形态。

  Georgina Zhao:

  在费城艺术博物馆有一幅很大的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题为《According to What》的混合媒介作品,它的左下角是一幅被折叠起来不可见的杜尚画作。我去看过它很多次,直到去年12月去时才第一次见到了这幅“画中画"被展开的样子,感到非常幸运。

  

  Weixin Jin:

  著名美国华裔建筑师、艺术家林璎(Maya Lin)在哈德逊河博物馆(Hudson River Museum)展出的最新特定场域作品。在展览“林璎:河是一幅画"(Maya Lin: A River Is a Drawing)中,《地图印象,哈德逊河》(Map of Memory, Hudson River)为观者梳理了哈得逊河从初期到如今的河流发展史,包括了它1610年被命名为最清澈见底、波光粼粼的河流,到1890年前后被严重污染,而后又几经治理的全过程。

  

  林璎的作品不仅关注战争纪念题材,更看重地质景观,并用高科技的方法去研究,并探寻可视化的自然环境。通过其雕塑和绘画,完美诠释她对理性秩序和美观的解读。

  Siyu Chen:

  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 Al?s),《龙卷风》,外滩美术馆。记得那时盯着画面,好像自己跟着埃利斯一起被卷进龙卷风的中央,似乎我正在经历他所经历的。然而作为观众的我却会为他的安危,摄像头的完好所顾虑。很久没有看到这么一件鼓舞人心的作品了。在视觉上,它的呈现再也简单不过。关键的是在深知龙卷风危险性的情况下依然前行,在混乱之中直面它的生命力。

  Siyu Li:

  一方面我喜欢在艺术作品中多变而巧妙的语言转换,另一方面我喜欢那种饱含着情感丝毫不虚与委蛇,只想要喷发的作品——比如最近看到的“恋人"项目。采取电影《三块广告牌》中的视觉效果、亦是发声与对抗的方式,将三辆货车刷红贴上标语,成为流动的“三块广告牌":“为一种‘不存在的疾病'治疗"、“《中国精神病诊断标准》仍保留‘性指向障碍'"、“19年了,为什么?"。三辆货车开在各个城市街头,走访提供同性扭转治疗的心理机构,试图以艺术介入的方式发声,推动中国同性恋的去病化进程。

  

  Elaine Tan:

  戈登·马塔-克拉克(Gordon Matta-Clark)东京个展上的《Clockshower》(1973/74)。

  

  2018年读过最好的艺术书籍?

  Jessica Zhang:

  虽然不是纯艺术书籍,不过去年初挪威之行后,我开始翻阅卡尔·奥韦·克瑙斯高(Karl Ove Knausg?rd,挪威作家)的自传式小说《我的奋斗》(My Struggle)。这部完全以真实人名阐述、分成6卷出版的长小说(据说出版后,不少家人、朋友都跟他撕逼了,还被亲戚告上法庭)共有3600页,共400万字。表面上碎碎念的流水账剧情下,作者通过令人惊叹的细节刻画和真实具体的描写,强烈的精神世界一览无遗——人生、生死、写作、艺术、情感的种种思考。

  Cathy Fan:

  从artnet新闻的主编Andrew Goldstein的桌上借来一本小书——前同事、艺术评论人Christian Viveros-Fauné撰写的《社会形式:一段关于政治艺术的历史》(Social Forms: A Short History of Political Art)由卓纳出版。正在读的是艺评人James Bridle《新黑暗时代:科技与未来末日》(New Dark Age: Technology and the End of the Future)。

  Yi Zhang:

  马克·罗斯科的《The Artist's Reality: Philosophies of Art》。

  Jingyi Zhu:

  Gucci Mane的自传。

  Yutong Yu:

  雷吉斯·德布雷(Régis Debray)的《图像的生与死:西方观图史》(Vie et mort de l'image: Une histoire du regard en Occident)。讲述了图像在西方文化语境中的起源和演进过程,其中的“图像"概念不仅局限于艺术史中的研究方法,还涉及到更广泛的技术史和社会经济层面,并提出一些同样适用于当代艺术语境中的问题。比如图像在具有可被篡改和误认的属性下,我们应当如何判断与提取信息?以及一些诸如“可视与不可视"的对立关系的新思考。

  Georgina Zhao:

  大卫·霍克尼的《The Bigger Book》。

  

  Weixin Jin:

  译林出版社的《艺术品如何定价》。它是首本从艺术社会学和经济社会学角度探究艺术品定价问题的书籍,从定性和定量研究的视角,对纽约和阿姆斯特丹数十位艺术经纪人进行深度访谈,循序渐进地揭示了艺术品在看似难以定价的情况下的客观规律。

  

  Siyu Chen:

  劳拉·拉科维奇(Laura Raicovich)的《At the Lightning Field》,以细腻又诗意的文字写下了多年内多次前往新墨西哥观察沃尔特·德·玛利亚(Walter De Maria)作品《闪电原野》(The Lightening Field)的经历。这件作品由400根不锈钢金属避雷针所组成,分别在雷电闪耀和阳光明媚时,以不同的姿态矗立在高原上。这本书充分地体现了在不同情形下重仿这件大地艺术作品时不同的空间、时间、光的体验。

  Siyu Li:

  推荐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的《仿真与拟像》(Simulacra and Simulation)。面对如今我们所处的网络世界、VR技术等等,鲍德里亚所述的“拟像"是十分具有超前意义的。而想想古希腊Parrhasius与Zeuxis的传说故事,西方艺术也是立足于更加真实的模拟现实/一种介面分穿透性。我认为真实与虚拟是当代艺术中一个十分有趣的问题,而这本经典之作会给我们许多启示。

  Elaine Tan:

  米克洛什·哈拉兹蒂(Miklós Haraszti)的《天鹅绒监狱:东欧艺术的自由与禁忌》(The Velvet Prison: Artists Under State Socialism)。

  

  做了什么与艺术有关的旅行/艺术目的地推荐?明年有什么艺术相关的旅行计划?

  Jessica Zhang:

  除了18年底的日本之行(参观了东京teamLab游乐园和小田原),也很喜欢巴黎的L'Atelier Brancusi,位于蓬皮杜对面的由Renzo Piano设计的空间里。还原了雕塑大师以前4个工作室原貌。

  今年一部分行程还没完全确定,不过很期待2月份Frieze首次登陆洛杉矶、参观荷兰TEFAF,以及梵高美术馆即将举办的“Hockney-Van Gogh: The Joy of Nature"大展。

  Cathy Fan:

  旅行基本都跟艺术和工作有关,哪怕是私人行程。印象比较深的是日本濑户内海的直岛,一些艺术实验镶嵌于寻常人家的街区中。推荐直岛上的所有美术馆,加上地中美术馆的咖啡馆。明年会去威尼斯看双年展。

  Yi Zhang:

  去北京看了徐冰在UCCA的回顾展。推荐新加坡,明年希望可以去德国看一下Berlin Art Week。

  Yidi Wang:

  尽是与艺术有关的出差。

  Jingyi Zhu:

  挺好玩的一次是用航班延误的时间去了白兔当代美术馆(White Rabbit Gallery),很惊喜在悉尼看到这样的当代中国艺术收藏。11月在上海虽然只停留了两天,但是对那里活跃的艺术氛围印象深刻。2019年希望去雅典看看卫城。

  Yutong Yu:

  去伊朗的话,可以造访德黑兰当代艺术博物馆,馆内收藏了包括梵高、达利、弗朗西斯·培根、安迪·沃霍尔在内众多艺术大师的作品,被称为“欧美之外最重要的当代艺术收藏地"。它在伊朗这个宗教国家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这批收藏曾锁在博物馆地下室中,被当成“西方自由主义的象征"而不得展出。这批作品最初的收藏者是伊朗大力推行世俗化改革的国王巴列维的王后法拉赫,她在伊朗最富裕开放的年代与西方艺术圈建立了紧密联系。

  Georgina Zhao:

  去拉斯维加斯结婚顺便了了一桩心愿:去沙漠里看乌戈·罗迪纳(Ugo Rondinone)的雕塑《Seven Magic Mountains》。这是一件必须在现场体验的作品。巴塞尔艺博会的“彩色小山"和它们比起来,实在是逊色太多了。

  

  要说美国境内的目的地,首先推荐Glenstone新馆,虽然坐落在马里兰郊区,并且必须网上预约,但这座美国最大的当代私人美术馆会让你耳目一新。

  Weixin Jin:

  美国绘画大师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的故居。他出生在纽约州的奈亚镇(Nyack),1910年才到纽约学习商业艺术与绘画。霍普9岁时画的《看海的男孩》(Little Boy Looking at the Sea)就收藏在这里。就像画中的小男孩一样,霍普就是在哈德逊河边长大的。他的卧室面朝河岸,小时候他就喜欢夹着速写本跑到河边,记录下所见所闻、所见所景。

  

  也正是这次探访艺术家故居的经历,才让我真切感受到他画中的暖意,光影的韵律,与建筑的异趣。

  Siyu Chen:

  今年很想去日本看安藤忠雄的“头大佛",位于札幌的一个墓地。之前在日本中部去了水御堂,是安藤在一个莲池建造的一座寺庙。另外,也希望在暖和一点后来一次甘肃石窟之旅,看看壁画。

  Siyu Li:

  2018年没有出国,专门安排的艺术旅程是随着巴塞尔的脚步去了香港。当然看到许多大家真迹让人欣喜,而许多东南亚、印度艺术家的作品也深深的吸引了我。明年计划去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MONA(Museum of Old and New Art)的Dark Mofo festival,也推荐给大家。MONA是南半球最南端小镇塔斯马尼亚上的一家私人美术馆,是十分奇妙的地方。

  Elaine Tan:

  每次旅行里多多少少都会去一些艺术相关的地方。2019年可能想去纽约看看扩建后的MoMA。

  2019年最期待的艺术大事件是?

  Jessica Zhang:

  威尼斯双年展和巴塞尔艺博会,一级市场的风向标。

  Cathy Fan:

  抱着开放的心态期待所有艺术大事件。

  Yi Zhang:

  香港巴塞尔艺博会。

  Yidi Wang:

  今年5月末JINGART和Beijing Contemporary双博览会齐开,期待北京崭新的艺术周出现!

  Jingyi Zhu:

  大都会的《源氏物语》展。另外Art Dubai去年刚宣布一位新总监,所以也很期待会发生什么。

  Yutong Yu:

  东京国立博物馆的最新展览“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

  Georgina Zhao:

  威尼斯双年展!我们意大利见。

  Weixin Jin:

  今年是德国包豪斯建校100周年,包豪斯魏玛博物馆(Bauhaus Museum Weimar)计划将于今年4月6日对外开放。在此之前,魏玛的包豪斯博物馆从1995年开始一直临时安置在该市的剧院广场艺术馆(Kunsthalle am Theaterplatz)已于2018年1月关闭。

  

  “把博物馆设计在这个位置,不仅突出了包豪斯建立的历史背景,还暗示了当初驱逐它的力量",德国建筑师Heike Hanada解释道,“包豪斯的意义不仅是集合了一群影响深远的现代艺术家和建筑师,也在于它在今天的知识和历史启发作用"。

  Siyu Chen:

  美术馆或商场中的沉浸式艺术展,人工智能艺术,区块链艺术……这些新词频繁出现在去年的艺术圈中。相信它们在今年会延续去年的发展,也意味着它们会在这个过程中被标准化。但希望在2020年到来前,能够有更多人在进行内容创新和生产的时候能够去考虑到后一代的未来,而不单单是陷入当下的短期获益之中。

  Siyu Li:

  期待那些发生时让所有人眼前一亮的诚意之作。希望艺术在我们的生活中带来惊喜与感动,而不是另一条流水线。

  2018年印象最深/最喜欢的artnet新闻?

  Jessica Zhang:

  去年增加了许多深度专栏,其中Ben Davis的“State of Culture"和Tim Schneider的“The Gray Market"(灰色市场)专栏是我的定期必读。

  Cathy Fan:

  Ben Davis写的《我们就不能承认班克斯很棒吗?》,还有“State of Culture"评论系列。听说他正在写一本新书,期待。

  相关阅读:评论:我们就不能承认班克斯很棒吗?

  Yi Zhang:

  Banksy在苏富比拍卖会上的恶搞。

  相关阅读:

  电影不敢拍的班克斯都做了:毁掉作品反而价格翻倍,苏富比对此真不知情?

  班克斯“闹剧"后阴谋论四起,竟有藏家毁掉自家作品为增值!

  班克斯亲自改名:首个在拍卖现场诞生的作品!

  班克斯自爆《女孩与气球》始末!按照原计划应该全被切毁……

  Jingyi Zhu:

  Ben Davis的“State of the Culture"系列。

  Yutong Yu:

  Sarah Cascone写的一篇关于纪录片《中国梵高》的文章,主人公赵小勇是深圳大芬油画村中数以千计普通画工的一员,他们专以复制世界名画为生。在长期与梵高的“神交"中,赵小勇心中萌发了一个崭新的艺术梦。

  相关阅读:复制梵高二十年后终见原作,他才画出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幅作品……

  Georgina Zhao:

  巴西国家博物馆的大火……我们就这样见证了世界文化史的一个转折点。

  相关阅读:

  令世人悲伤的一天:巴西国家博物馆大火,2000万件藏品面临灭顶之灾

  为重建毁于大火的巴西国家博物馆,全球纷纷伸出援手……

  Weixin Jin:

  大卫·霍克尼再次震撼了拍卖市场。

  相关阅读:六亿人民币成就最贵在世艺术家,大卫·霍克尼溅起的“水花"够大!

  Siyu Chen:

  在夏天看到了关于Condo共享画廊项目的报道,我认为是一个能够将不同文化的知识共享变得更自然、更有流动性的方式。Condo不是一个像艺博会以贩卖作品为大写的宗旨的项目,也不属于一个学术或美术馆机构,因此在策展过程内会少了许多繁复的人事流程,相对更加允许一些鼓励新兴艺术家与不同城市之间的对话。这样的全球的共享画廊项目是一个很与时俱进的资源共享方式。而Condo依旧存在一个画廊体系内,也意味着它处于在批评体制内。同时,它也会进行一些作品的出售,带来经济收益。

  相关阅读:跨地域和文化的对话:我们与藏家和画廊主一起聊了聊共享画廊这件事……

  Siyu Li:

  “僵尸形式主义"的文章十分有深度。还很喜欢Ben Davis的文章《当艺评人试图去评网红展……》,他让我们换了一个角度思索这几年井喷式的“网红展。

  相关阅读:

  深度丨“为献媚而创作",为何“僵尸作品"改变了艺术市场话语权(上)

  深度丨“为献媚而创作",为何“僵尸作品"改变了艺术市场话语权(下)

  当艺评人试图去评网红展……

  Elaine Tan:

  每周的“灰色市场"都值得一读,反应得很及时,作者的分析角度能帮助拓宽思路。

  如果有机会,新年你最想采访的艺术界人士是?

  Jessica Zhang:

  通过《艾达·欧姬芙:逃离乔治娅的阴影》(Ida O'Keeffe: Escaping Georgia's Shadow)了解到一辈子被美国艺术女神乔治娅·欧姬芙(Georgia O'Keeffe)掩盖光芒的艺术家妹妹。如果她还在世的话,好奇与她的对话会如何。

  相关阅读:收藏这个给2019年春节假期的艺术书单(文末有彩蛋)

  Cathy Fan:

  比较近一些有可能的,JR吧。在军械库艺博会的公共区域看到他的装置作品,一个深刻严肃的话题,被安置在艺博会的语境中,有大的反差感。

  Yi Zhang:

  南·戈尔丁(Nan Goldin)。

  Yidi Wang:

  请大家推荐才貌双全的艺术界人士,我们来筹备采访。

  Jingyi Zhu:

  张洹、Kenny Schachter、Nicholas Cullinan。

  Yutong Yu:

  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 Al?s),目前上海外滩美术馆正在举办他的个展《消耗》(La dépense)。他的艺术总是基于对地域性的深入体会,在行走和感悟中迸发创作灵感。

  Georgina Zhao:

  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想问他“你最喜欢哪个说唱歌手"?

  Siyu Chen:

  希望能够就2019年度的美术馆2050研讨会,与年轻的策展人们共同梳理一下当前中国的不同策展生态和未来的趋势,也很希望在这个讨论中艺术家能够参与进来。艺术家策展是一个逐渐兴起的模式。19年年初由史莱姆引擎策划的百人艺术展就是一个由艺术家发起的虚拟当代艺术空间。

  艺术家策展的一个很有意思的优势就是能够将展览本身考虑为媒介语言,通过艺术创作和布展实践的过程进行批判性思维。也许在未来艺术家和策展人之间的合作能够更紧凑一些。

  Siyu Li:

  想去有趣艺术家的工作室坐坐。

  文丨artnet News China

  编丨Yutong Yu

  下一篇 艺术界 文章

  三年三次涨佣金,佳士得如此应对市场疲软?